• xyly.jpg
  • jyjx_01.gif徐玉诺先生在县中
  • 徐玉诺先生在县中
    原鲁山一高名誉校长 宋熙然
         一九四七年鲁山解放后,中共鲁山县委、鲁山县人民政府为解决新区急需干部的矛盾和发展教育事业的需要,决定筹建县立中学,于一九四八年冬成立县中筹备处,作为县政府的临时办事机构,负责有关筹备工作。县长李涵若兼任筹备处主任,徐玉诺先生受命担任了副主任,筹备委员若干人。历经数个月的筹备,于一九四九三月二十五日县立中学(鲁山一高的前身)正式成立了 ,校址在文庙,这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成立的第一所新型中学,由李涵若县长兼任校长,徐玉诺先生为副校长,主持学校全面工作。建校时有学生八班,其中高中一班,初中七班,学生近四百人。
        学校初建时,解放战争正在进行,新中国尚未成立,学校应如何办,上级没有明文规程可资遵循,道路要依靠自己去开辟。由于徐先生善于学习,不断借鉴老区的办学经验,来哺育新生的鲁山县立中学。把为人民服务,首先是为工农兵服务,为当前革命斗争和建设服务,作为办学的宗旨。在开学的第一天,就郑重宣布:取缔旧社会学校的训导制;取消“公民”、“党义”等课程。学校设立两处一室:两是教导处、总务处,一室是秘书室。处设正副主任,室设秘书,教导处主管教学,总务处主管财务,秘协助校长处理日常校务,主管师生的思想工作。同时,在教学班设班主任。
        我们三月二十五日建校,四月一日,南京青年学生为反抗蒋政权的反动统治而发生流血事件,消息传来,学校立即组织全体师生声援“四一”大血案的蒙难学生,并印发传单,上街游行。
        徐先生十分重视劳动,强调师生要树立劳动光荣的思想,并能以身作则。学校初建,百废待举,他亲自带领师生进行建校劳动,凡是经过师生劳动能够解决的问题,无不由师生自己动手去干。一次,政府拨给教职工的食粮,不是批在城关粮库,而是批到了距离县城二十五里的程村粮库。同志们商量如何去运粮,是找搬运队,还是再想其他办法,莫衷一是。徐先生毅然决定,说不找搬运队,也不想其他办法,全体教职工要去程村把粮食背回来。那时,徐先生已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他坚决要和同志们一起去程村背粮,同志们再三劝阻也不听。特别是在背粮回来的路上,同志要替他背,他坚决不让,把他背的粮食均给同志们,他也执意不肯就这样,往返五十里,他一直坚持把粮食背了回来。为了培养师生的劳动观点和习惯,将校院里的空亲地,统一规划,具体分配到班级和教职工,作为班里和教职工的劳动基地,种植粮食和蔬菜。在加强劳动这一点上,县中成立,就明显的突出出来,显示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型中学与旧社会学校的根本不同。尤其是在解放初期,师生都是由旧社会过来的,加强劳动教育就显得更加必要了,所以一高的劳动教育, 徐玉诺是主要的奠基人。
        徐先生对开展文娱宣传活动,活跃学校生活, 服务党的中心工作,也是很重视的。建校伊始,就组织起了业余文娱宣传队,后来发展成为县中的业余剧团。四九年五月四日,学校举行建校庆祝大会,并借五四宣布成立学生会,文娱宣传队登台化妆演出了《血泪仇》、《兄妹开荒》等节目。
        四九年五月中旬,我强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渡江南下,途经鲁山,县中的部分师生被抽调到县兵站做支前工作。留校师生,面坚持上课,一面积极组织秧歌队、排练文娱节目、设茶水站、摆贺桌、合并寝教室,以实际行动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特别是当大军到达鲁山的头一天晚上,徐先生精神异常兴奋,为组织热烈的欢迎场面,他主持召开校务会议,一直研究到深夜。为了表达他初见解放军的心情,曾反复推敲琢磨如何说好第一句话,他闭目沉思,坐下去,站起来,再坐下去,再站起来,扶住坐椅的后背转几圈,又站到屋门后,沉思了许久,突然转到桌案前说:“明晨接大军,我迎走在前,你们紧跟在后,见到大军我就说,鲁山的旧文人徐玉诺和同志们欢迎大军。你们看中不中?”话音一落,先自哈哈大笑。
        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头部队,五月十七日到达鲁山,五月二十二日大军过完,前后六天。不论五更还是黄昏只要大军一到,学校立即整队出发去欢迎, 师生们的热情一直是饱满高涨。可惜的是,大军过后,徐玉诺先生于五月二十六日去职。
        徐先生生活检朴,态度和蔼平易近人,能以身作则,没有架子,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能和师生打成一片,在师生中享有崇高威信。鲁山县立中学建校后,他虽在校只有短暂的两个多月一点时间,就已离去,但为新生的鲁山县中的健康成长,却奠定了一定的基础。时光虽已过去五十载,而他带头参加建校劳动,去程村背粮以及欢迎人民解放军,幕幕场景,犹如在眼前。
                                                             99年12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