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yly.jpg
  • jyjx_01.gif我心目中的鲁山一高
  • 我心目中的鲁山一高
    鲁山一高95届校友  李笑帆
     
        李笑帆,女,1977年生。鲁山县鲁阳镇人。1992年考入鲁山一高;1995年毕业,考入周口水利学院。后赴北京国际关系学院学习英文;并被美国俄亥俄州玛丽埃塔大学录取;1997年,转入犹他韦伯州大学,主修商务信息专业;1999年8月在该校获得“学士”学位。在大学毕业的前一年被犹他州煤气公司信息不聘用。2000年5月,被凯思西部大学商务研究院录取,并辞去工作,到该院攻读硕士学位,主修信息系统管理专业。凯斯西部大学位于俄亥俄州克里夫兰市,该校的信息系统管理专业在全美排序前25名。李笑帆在美国的学习和工作,曾受到校友上官东恺的帮助和指导。(该稿是作者2000年6月在美国俄亥俄州凯斯西部大学商务研究院学习期间给母校写的一封信。)
         转眼之间,我来到美国已经五年了。正如我在申请硕士研究生的自我简介中所写的:回想我的大学生涯,最值得我骄傲的个人成就是,我仅用了三年半的时间完成了必要的英文学习,四年的本科课程和一年的专业学习。这或许在美国人的眼里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我认为,只要在鲁山一高就读过的学生都是有能力去完成这些的。
        从知识的角度来看,我的高中知识为我的现在与今后奠定了牢固的求学基础。在美国的大学里,我所有的数理化功课成绩都是A。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大一的化学课,这门课原本是自修课,学生可以用半年的时间去完成。我不但提前三个月学完,而且还打破了历届学生的期中考试的成绩记录,在一百道题的试卷上,我答对了九十七道。当教授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的考卷时,我只是笑着告诉他说:“没有别的,只是在高中的时候,练习得多了,很多基础知识都已经溶在脑海里了,想忘掉也难。如果没有英文障碍的话,我还能多做对两道呢。”在说这些话的同时,我也在默默的感谢鲁山一高的教学制度和老师们的辛勤奉献。如果没有他们,我或许现在还在大学里苦学呢。
        从人生观的角度来看,三年的高中生活使我懂得了什么是刻苦奋斗,什么是知难而上,什么是苦尽甘来。发生在一高的往事历历在目,我依然记得早上五点半的上操铃声,学生们早自习上的琅琅书声,课堂上老师传授知识之声和上晚自习时校园里的悄然无声。天天如此,年年如此。一个和谐而又充满竞争的氛围孕育了一批又一批的栋梁之才。在我的大学毕业典礼上,一位朋友灰心丧气的问道:“我大学上了五年了,为什么还是不能毕业?”我无法去回答,因为在她的定义里,刻苦奋斗是考试的前一天念个通宵;知难而上是神经有毛病,有这样的观念,她不能毕业不是很正常的吗?和她比起来,我是幸运的,因为我有机会在鲁山一高得到三年的锻炼。
        从人情事故的角度来看,我在鲁山一高亲身体会和目睹了师生之间的深情厚谊和同学之间的互助友爱。我到美国之后,一件令我十分震惊的事是,下课之后,老师要自己把黑板擦干净。一个美国同学对我说:“那是他写的字,他当然要擦。我们付学费是听他的课,不是来替他擦黑板的。”一个理直气壮地回答和一个市场经济熏陶下的得失观,把尊师重教的美德给代替了,我无法接受这个观点,也不愿去接受它。我始终认为教学的过程应该是在互相尊重、互相理解的气氛中进行,而不应该有一丁点儿计较。在我的印象中,一高就像一个大家庭,一个温暖的大家庭。教师之间,学生之间,都以仁为本,以诚相见,互助友爱,互为奉献。这才是鲁山一高纯朴校风的体现。
        总而言之,鲁山一高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它不仅传授给我知识,而且帮助我树立了一个积极进取的人生观,和一个互相尊重的处世态度。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在那里所学到的一切,也永远不会忘记曾经栽培过我的老师们和帮助过我的同学们。我在万里之遥谢谢你们了。我也同时向所有在校的校友们说:“你们辛苦了,但所有的这些在不久的将来都是会有回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