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yly.jpg
  • jyjx_01.gif鲁山一高八十周年校庆所闻所见随笔
  • 鲁山一高八十周年校庆所闻所见随笔
    西安校友会、90届校友 李岚
     
         鲁山一高八十周年校庆于25日圆满落幕,会长,大健、我们一行三人回到了母校,见证了母校的繁荣和强大,倍感骄傲和自豪,也见到了我们年轻、帅气、敬业、能干、豪爽的现任校长,传说中的牛山坡学兄,现新校区占地500余亩,在校学生5000余人,学校设施完备,功能齐全,规划整齐,漂亮大气,原校区现已成为新校区的附属中学,除原有古迹未加改动,其余也是修葺一新,尤其是学校餐厅大楼落成,就在我们以前蹲着吃饭的野场子上拔地而起,让我不禁感慨现在学生的幸福和兴运。我们于23号抵平顶山,分别与多年未见的同学叙旧聊天,24号上午与九零届校友会秘书长姬克亮、八九届校友会会长乔大伟一同抵鲁,在经过平顶山新区时,两位师兄向我介绍了平顶山的巨大变化,一路平坦畅通,不到一小时就到了鲁山,鲁山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直到校门口,我才找到了往日的记忆,恰逢83 届校友在大成殿举办30周年联谊会,这些学兄、学姐们是毕业后第一次聚会,大家显得异常激动,进行了一个特殊的程序,就是在阔别30年后,各班负责人对本班学生进行点名。我们见到了以前的历任校长,刘福朝校长、闫书祥校长、闫清泉校长、李醒新校长,看到各位老校长精神矍铄,倍感亲切与欣慰,这时,只见主席台上正中间坐着一位眉宇间透着几分英气,神态清闲淡定的年轻人,我悄悄的问姬秘书长那个人是谁,姬秘书长吃惊的反问:“牛山坡校长你不认识?”噢,原来他就是仰幕已久的牛校长,正是因为他,才有了我们西安校友会的成立,正是因为有了他,才有了我毕业23年之后的重返母校,正是因为有了他……,才有了许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发生了,很是感慨。没想到的是,会后,牛校长径直从主席台走下来到我的面前与我握手说到:“太感谢了,这么远的你们都回来了。”后来听董利民校长、曹石见等几位老师说起,牛校长虽然没到西安来,但一直在关注我们校友会进展情况,通过照片对我们已经很熟悉了。我答到:“母校过生日,我们回来是应该的。”会后,我们又有幸做为特邀嘉宾与校领导坐在一起和83届学长们共同合影留念。在此次联谊会上又有幸结识了平顶山校友会秘书长席新利学兄,85、86届校友会秘书长申远翔学兄,以前成立校友会时在电话中都联系过,今天见到其人,倍感亲切。还有一件令我兴奋不已的是见到了闫书祥老校长,当年我能够上鲁山一高,就是在闫校长的帮助下才得以进入校门的,但他已经不认识我了,我主动走上前去问候并做了自我介绍,又提起当年的事情,老校长也是激动不已,并告诉我她的女儿闫咏梅今天做为83届校友也回来了,咏梅学姐以前和我父亲在一起工作,虽然我们互相不认识,但也是一见如故,互留了通讯号码。扭身过来,看到一位老师,怎么这么像当年的班主任,姬秘书长告诉我他就是我们上高三时的班主任于顺兴老师,我走到老师面前问道:“老师,您还记得我不?”从老师当时的表情可以看来,他确实不记得我了,姬秘书长迅速走上前来介绍,老师才想起来,用标准的乡音说到:“你是江河的呀!”我也用标准的乡音回答到:“是呀,俺是江河的李岚呀!”说罢,我们都哈哈大笑起来。上了车,姬秘书长对车旁的一个人打招呼:“走,一块到新校区看看,咱们九零届认领了一块银杏苑。”那人上了车,我问姬秘书长:“这位是?”姬秘书长说:“你猜猜?”我看有些眼熟,赶紧拿出通讯录翻看,实际上,来之前,我已经做了充分的功课,认真的看每个人的资料和照片。经过再一次临场复习,我才确认他就是伟成,并一口叫出了他的名字。“是呀!”伟成显得也很兴奋。交谈中得知他现在平顶山一所中学教体育,我努力回忆,似乎想起来当年他在运动场上穿着兰色运动衣狂跑的一幕,其时心中有个秘密,当年特喜欢学校学体育的男生,因为自己体育不好,所以特羡幕那些能跑能跳的男生,直到现在都记得自己才跑完800米那痛不欲生的感觉。很快,我们来到了新校区,在我们九0届的金李园前留了影,给乔大伟学兄在他捐的雕塑前照了像,感到雕塑上的两个孩子象小学生,仔细一看就是还戴着红领巾。九一届学生捐了一进校门的大石头,挺气派的,八五届捐了一座春晓亭,我都一一照了像,听说八九届捐了一座孔子像,花了九万余元,每位学生捐200元,我们贾国强会长就是八九届的,在遥远的西安邮寄了200元钱,听说牛校长就是八九届的,同学们确实都很给力呀。我们西安校友会送去了两副名家写的字,一副是全国书法协会会员吴谷生先生写的,他也是我们的河南老乡,会长把给母校庆生的意图一说,他立马就给写了一副对联,还是老乡亲呀!另一副是陕西师范大学的一位老师蒋普权写的,这也是吴老师请来的人。回母校前一个星期寄到了我的高中同学邢魁那里,等我回来后,他已经让人裱好了,红字配上黄底,漂亮、大方、得体,一拿到报道处,引来了一片喝彩,这也充分表达了我们西安广大校友对母校的一份情怀。从母校出来,我们来到一处农家乐和八三届的学长们共进午餐,我有幸和李醒新校长,于顺兴老师等坐在一起,吃饭过程中,我才知道面前这个慈祥和蔼的女老师是前校长。姬可亮带着我给老师们一一介绍敬了一圈酒后,主持仪式的申远翔学兄走过来说:“你也代表西安校友会给大家唱一首歌吧!”我说:“没有问题,这么好的氛围,这么难得的场面,让我为各位学长、老师献上一首邓丽君最经典的《甜蜜蜜》吧。”歌曲开始前奏,我向大家做了自我介绍,并说了一些祝福的话,最后送上一句“一首《甜蜜蜜》送给各位学兄、学姐,愿大家甜蜜一生,甜蜜一世,甜甜蜜蜜到永远。”本来大家都在忙于推杯就盏,很多人都停了下来,看看究竟这是何许人也,说的还不错,当唱到“是你!是你!”时,我走下台来指了指几个人,现场气氛更加活跃起来。八三届的一位学兄非常动容的演唱了《同桌的你》,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把头发一甩一甩的,努力将过长的额前头发甩到脑后,唱得很不错,大概也勾起了不少学姐的一片遐想,让我也不禁想起了当年同桌的他,只是感叹时间太过匆匆。下午回到宾馆,给邢魁打了个电话,不一会他将裱好的字拿了过来,还是同学好,时间能够带走我们的容颜,却带不走我们的友谊,虽然几十年未见,但该帮忙的还是要帮忙。不一会儿,又来了几个现在鲁山工作的老同学,大家叙叙旧,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晚上安排的是去下汤聚会,我由于还要参加学校组织的座谈会,就未能和同学们一块去,但是说好了只要一结束,就打电话,那边派人来接,因为还有几个郑洲的同学也来了,直接去了下汤,不管多晚,我想还是应该和大家见一见。还未离开宾馆,郑洲校友会的秘书长孔祥广、许昌校友会的秘书长胡校友都打来了电话,相约晚上见。为了响应节约的号召,座谈会是在学校餐厅举办的,所谓座谈会实际上就是学校招待远方回来的校友们会餐,没想到的是,规格非常高,县四大班子领导都来了,县委书记、县长都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致辞。来到现场,曹石见老师先是迎了上来,来了快一天了,终于见到了曹石见老师,只见耳朵插着耳机,这两天他一定也是忙坏了,我和他打了个招呼,说道:“不用管我,我自己找地方坐。”放眼望去,认识的人不多,就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来,旁边的一位校友问我是哪一届的,我说是九零届的,他说他是八零届的,比我整整高了十届,后来才知道,他是前副县长,现在才到人大当了副主任。李醒新校长走过来给我介绍了几位从北京、武汉回来的校友,都很优秀,李校长说:“李岚,一会我们那桌有空位了,你就过来坐。”实际上才来的时候,我看见李校长坐的那桌了,桌牌上写的是校领导,我就没过去。过了一会,李校长热情的邀请我过来,恭敬不如从命,校长给我又介绍了这桌坐的几个人,原来几个都是县上领导,尤其是政协主席宁主席看起来虽然已经有五十了,但气质非常好,实际上李校长也是这样的,她们都是女人中的极品,所以再次证实女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事情和事业去做,这才是女人保持容颜、提升气质的的最大法宝。尤其是过了四十的女人,身材、皮肤肯定是比不过二十多岁的女人,但这时拼得就是气质,想想一个每天只知围着锅台转的女人,或者只知道傻傻等老公回家的女人,气质从何而来呢?题外话聊几句,希望能够给爱美的女人有一点启发。这时,另外一桌平顶山同学会秘书长席新利学兄招呼我过去,他说:“你来,坐这桌吧,这些都是平顶山、郑洲校友会的校友,我们可以聊聊。”我说:“好的,我先给李校长那桌敬一圈酒再过来。”人与人的交往就是这样,到一个环境不要害怕不认识谁,说一说,聊一聊就都成朋友了。后来知道,席秘书长在平顶山是市维稳办主任。在席秘书长这桌,见到了闫书祥老校长,对老校长在83届校友会上的讲话,我记忆深刻,老先生说话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大量的使用四字联排成语,我对老校长的表达了敬佩之情,最后提了一个小小的要求,能不能把他的讲话稿给我一份,老校长欣然应允,我又顺势得寸进尺,向老校长要了一本他编写的书,很遗憾,后来书落在平顶山的酒店了,不过姬可亮同学已经帮我保管起来了,我相信他,因为他把我的毕业同学留言本曾经保存了整整二十年。席秘书长和申远翔兄带着我给每一桌的校友敬了酒,值得一提的是,在给县委书记荆书记敬酒时,旁边的工作人员当听说我是从西安回来的后,悄悄的告诉我,荆书记就是西安交大毕业的高材生,听到这,我转身给荆书记又端起一杯酒说到:“荆书记,我单独敬您一杯,希望您有空再回西安来看看。”整个晚宴的氛围非常好,直到九点多,大家还意犹未尽的散了去,我看时间还早,便给下汤的同学们打了电话,叫过来车接我去。
        不到半小时,车就到了下汤,一进房门,同学们就让我一个一个叫名字,叫上来的,同学喝一杯,叫不上不来的,罚我一杯。有点小瞧我了,虽然23年未曾谋面,但是我经常关注班级QQ群,关注班级动态,尤其是这次回来之前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看通讯录,从各个侧面了解同学们的近况,我是有内线的,一进房子就叫出了高翔的名字,高翔非常激动,成功的将他拉到我的阵营,他帮我叫了好几个同学的名字,以至于大家都叫他叛徒,实际上不用他说,我也能叫出名字,为了显示我扎实的基本功,我又将每个同学的近况向大家做以说明,有律师、记者、大老板、银行家、警官等等,弄得他们不得不一一喝酒,但是有一个人我却始终没想出来是谁,我一进门,他就向一名新闻记者一样,不停的跑前跑后拍照,让我拥有了明星般的感觉,而且自始自终没说一句话,我还以为是哪位同学带来的司机,所以胸有成足的夸下口说你们别想难倒我,他们总不会让我去认同学的司机吧!没想到轮到这位“摄影师”时,大家要求我认一下,这可把我难倒了,我只能客气的问:“这位是?”有同学说:“你真笨。”把我还说的云里雾里,是谁呢?最后在大家的提醒下,我才想起来,他是今晚的东道主,杜东辉同学呀,下午我因要参加学校的座谈会去不了下汤同学们的聚会,还打电话向他请了假,用排除法也应该想起来是他呀!怪不得有人说我笨呢!干愿受罚。第二天一早和大家在宾馆门口留下了珍贵的合影。随后我们就迎着春风直奔学校,进入我此次回来的主题活动——参加母校八十周年校庆庆典仪式。一进校门,许多热情的小红帽学生就迎了上来,叫道:“阿姨,您坐到这。”一方面感谢学生们的礼貌周道,另一方面也感慨岁月如梭,当年鲁山一高的学子,当再重返母校时,已经成为阿姨了。第一排坐着县主要领导、市教育部门领导以及部分来自各地的校友,其中清华大学招生办主任李延召老师也来了,当主持人介绍到他时,学生席一片沸腾。随着牛校长发表热情洋溢的致词,校庆庆典正式开始,学校献上了一场精彩的文艺节目,演员都是本校的学生老师,看着他们充满活力的表演,不禁想起了自己的青葱岁月,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演出是在广场上,有些变天,小风吹的还挺冷的,几个同学说去找个地方喝茶,我还是想看节目,让小红帽给我倒了一杯热开水抱着取暖,凉了又换一杯、,坚持着看完节目。中午,我们九零届的同又找了个饭店聚餐,最大的收获是得到了和我一个厂出来的从小就是同学的消息,郭丽梅同学,人漂亮,身材也是超级棒,从小就是我的偶像,但高中毕业后就失去联系了,真是人平时没事还是有多和朋友聚聚,能得到非常大的信息。怀着几分不舍,怀着几分收获,我离开了母校、离开了鲁山,客走主人安,让老师们也要好好休息一下,为了筹备此次校庆,他们一定也是累坏了。下午回到平顶山安顿下来,晚上又和几个江河厂的朋友聚了一下,延芳来到酒店房间一直等到我回来,这中间又接了几个重要的电话,母校极力要求我第二天回学校,说牛校长要亲自招待我和会长,曹石见老师和董利民校长先后打来电话,盛情难却,母校这样诚挚的邀请,没有理由不回去了,克服一切困难都要回去呀,我和贾国强会长商量了一下,最后达成一致,明早再返回学校我们又聊到半夜,直到眼皮子打架实在睁不开了才睡了。
        在返回鲁山后,母校可以说是给予了我们最高的礼遇,让我终身难忘,才下汽车董利民校长就亲自开车过来把会长和我接到学校,来到牛山坡校长办公室,牛校长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对于我们西安校友会所做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中午来到一处环境优雅的农家乐,设宴接待我们,一同的还有深圳校友会的秘书长范战国和在鲁山工作的学姐李红艳。酒过三巡,气氛越来越活跃,大家谈的很投机,牛校长的许多理念我都很认可,尤其当他说到对处理校友关系的问题时,说到经营的理念,而这一理念在我们的日常人际关系的处理上不也是这样的吗!经营的好了,拥有一个和谐的人际关系,心情会很好,有助于自己的成功,有助于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和社会价值。牛校长将学校对一个人的培养划分为两个阶段,一是在校期间的学习,二是在毕业后的联络,学校只所以在各地成立校友会,就是基于这一认识,为广大校友搭建一个交友、交流的平台,同时实现对学校的宣传,一举两得,八十周年校庆就是对这一理念的很好贯彻,我认为如果将一个学校比作一个工厂或企业的话,培养学生阶段是在生产产品,而学生毕业走上社会后,学校做的这么多的工作可以说是售后服务,我很庆幸自己有这么好的母校,有这么负责的母校,在我离开二十余年后,他还在为我们服务。谈着谈着才知道牛校长不但和我们的贾国强会长是同学,原来和我也是同级同学,有九零届校友通讯录为证,原来校长在第二年复习时留到了我们这一级,那就更要和校长多喝几杯了,高兴之余,又和牛校长牵手合影留念,我给照片起了名字叫“牵手之间”,这一牵,牵出了西安校友会对母校最诚挚的谢意,牵出了西安校友会对母校最美好的祝福,更牵出了西安校友会对母校最热烈的爱。牛校长也应邀将于今年六月高考结束后来西安看望我们在陕校友。餐后,牛校长派他的专车将我送到洛阳高铁站,当晚换座高铁返回西安,至此,结束了我此次愉快的河南之旅,希望我们西安的校友更加关注母校的发展,没事常回家看看,也让我们共同祝愿我们的母校更加灿烂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