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示范性高中  河南省鲁山县第一高级中学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德秀杂志>教学文摘

忆蒲公英的清香

发布人:鲁山县一高    发布时间:2017-06-20    浏览:489次

    蒲公英,多年生草本植物,全株含白色乳状汁液,叶子倒批针形,羽状分裂。花黄色,结瘦果,有白色软毛,根状茎可入药。

    这是现代汉语字典的注释。

    我对蒲公英的认识,还得从我上班的地方说起,我毕业后在一个山城小县教书,这是一个老县城,有千多年的历史,说起蒲公英,当地人可能不是人尽皆知,但是提到它在当地俗名“黄花苗”却是老少皆知,因为山多,这种小型的草本植物在山坡地边、房前屋后比比皆是。不过,对于刚来此地工作的我来说,我并不认识。

    初识蒲公英是因为喝茶,茶对于来自信阳的我再熟悉不过了,从小喝惯了茶叶,工作后也是茶不离手,可我不解的是当地人很少喝茶叶,他们偶尔泡点荞麦、绿豆瓣,更多的是泡一种奇形怪状的根状物。

    一次,我正在办公室喝茶,只见辉哥端着一个水杯进来了,里面泡着的正是我在外面见到的那种奇怪的根状物,我好奇的问:“那是什么?”辉哥说:“黄花苗啊!”我生平第一次听到了这个名字“黄花苗”,见我好奇,辉哥又说,“它的学名叫蒲公英,这是它的根儿。”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了蒲公英的根状茎标本(晒干的根),并第一次尝了用它泡出来的“茶”,入口微苦,慢慢咽下去后,从喉头升起一股清凉的香气。同事说这根儿晒干后泡水喝去火,对于经常用嗓的老师来说是必备良品。

    这是我初识蒲公英。

    我刚参加工作的这所学校,学生不太多,生源素质不高,升学压力不大,老师也就百十来人,所以我们不是太忙。由于刚参加工作,工资不高,没有房(3人一间宿舍),连最基本的交通工具也没有。

    但我很快乐,因为这里的同事关系非常融洽,尤其是我们组(一个教研组)的这帮“老大哥老大姐”对我们这些新来的“弟子们”很好,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都给与了极大的帮助,这让我很快适应并融入了这里的节奏,我们一起工作,下班了一起打球,喝喝小酒。

    周末,家在当地的他们带着我去他们家玩或是骑着摩托车周游山城。正是在那段时光里,我熟悉了县城里大街小巷的各种小吃,跑遍了周边知名不知名的山山水水,也就是在那段时光里我生平第一次挖了蒲公英。

    记得是2010年的五一长假,组里的几个老伙计合计去一个叫红河谷的地方挖黄花苗(蒲公英),其实挖蒲公英只是个由头,去玩才是真的。经常一起玩的老大哥(其实应该喊叔叔的,和我爸一般大,只因同事们都喊哥,我也就这样喊了)老家就在河边上的雁鸣庄,红河谷就是该庄上的一条河。

    午饭老大哥早就定下了在家做,我们一行10人左右买了点东西就骑着摩托出发了,一路走走停停,青山绿水,鸟语花香,我们在路边竹林里还掰了几个大竹笋,这可是好东西(后来成为中午饭桌上的抢手菜)。大家兴致都很高,不停地拍照留念,到了目的地,老大哥和嫂子迎了出来,我们停好摩托,在老大哥的带领下顺河而上,河里的水清澈见底,放眼望去河道中到处是红色的石头,这大概是红河谷名称的由来吧。这里也有了人工开发的雏形,听老大哥说曾有老板投资,不过耗资巨大,暂时搁浅了,所以也不用买门票。

    路上,涛哥们指着河边上一株开着黄色小花的草说:“这就是黄花苗。”

    我很惊讶,这与泡在杯子里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在地上生长的蒲公英可是美多了。

    从山上回来,我也知道了这黄花苗能去火的关键在于它的根状茎,要挖黄花苗需要趁手的工具,于是我们又回到了老大哥的家,找了把锄头,我就和涛哥辉哥他们去挖我心心念念许久的黄花苗了。

    庄子不大,因为靠近山边,所以这房前屋后的空地儿都长了很多,不大一会儿,我们就在午后的空地挖了不少,回到院子里,嫂子们和准媳妇(那时还没结婚)在帮忙张罗午饭,有淘菜的,切菜的,烧锅的,掌勺的,各司其职,忙的不亦乐乎。

    几个小孩在院子里跑来跳去的好不热闹,我们几个男的也没闲着,在井边打水,到老大哥房子边刨几年前埋的酒,把新挖来的黄花苗洗净。

    一个嫂子说这黄花苗叶子用开水淖一下炒鸡蛋也很好吃,于是中午饭桌上多了一道菜——蒲公英炒鸡蛋。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吃这道菜,也是至今为止仅有的一次,到现在那种味道我还记忆犹新,夹一口放到嘴里,慢慢咀嚼,口中满是蒲公英叶的清爽和土鸡蛋的特有香味,再配上用木柴火熬出来的玉米糁儿,我们不禁食欲大开,大快朵颐,风卷残云。

    那些快乐时光总是匆匆而过,如今我换了单位,也时常和老伙计们联系,但终归是少见面了许多;虽然现在伙计们都有了车,出行更方便了,反而一起出游一起疯的次数少了;工资也比以前高了,吃的也比以前好了,我们也偶尔小聚,但总也没能吃出那种特殊的饭香味,友情依在,只是缺少了那分蒲公英的清香。

    每值闲暇,我仍时时忆起当时挖蒲公英的情景,仿佛又闻到了那淡淡的蒲公英的清香。


———————————————————————

作者简介:高厚燚,鲁山一高生物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