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示范性高中  河南省鲁山县第一高级中学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德秀杂志>学生美文

黑夜中·点灯

发布人:鲁山县一高    发布时间:2018-05-07    浏览:638次

    今 世

    在刘生家里,我总会充满无限幻想。

    那个昏暗的小屋里好像每个角落都藏着秘密等着我去探索。而刘生也是个有趣的老人,他的肚子里好像装着无数个故事,闲时就坐在门槛上讲给我听。但这还不足让我着迷,让我着迷的,是在高柜上的檀木盒子,那个盒子漂亮极了,无法形容的红和和盒上装饰的花纹都在勾着我去触碰它,打开它。但刘生极宝贵这个盒子,从不轻易让别人碰它。

    刘生病倒了,在我身高随着门前竹苗长高时,他病倒了。他只能每日卧在里屋,饭也是阿爹每日端到房里吃的,咳嗽声终日不断,故事从此断了。终于,有一日刘生把我叫到床前。“幺妹,记得清我讲过多少故事吗?”

    “唔……好多好多的。”

    他笑“幺妹还想听剩下的吗?”

    “想听想听,刘生你好几日没跟我讲故事了。”

    他咳嗽,却又笑。“去,把我那盒儿拿来。”

    我自然知道是哪个盒儿,有些惊讶又有些惊喜,跑去把那个檀香木盒取来。

    他接过,打开,里面只是几张照片和一张泛黄磨损的纸。

    “今儿啊,给幺妹讲讲我的故事。”

    “刘生的故事吗?”

    “是,我自己的故事……”

    旧 事

    〈一〉

    “生儿,记得把门口牛奶带上,上学喝。”

    已经踏出巷口的刘生听见阿娘的呼唤,又折回来拾起牛奶收进书包,快步跑出巷口。过两个街,再转三个弯,刘生熟练地拐进个有些荒凉的小道儿。边抚摸着生着绿苔的墙壁,边往深处走,快步到尽头时停上。刘生按了按松动的砖块,抽去,在里面翻出一物揣入怀中,又放好砖块,快步跑出小道儿。

刘生是踏着铃声跑进教室的,暗幸自己未迟到之余,拿出牛奶猛灌一口,还是热的。

    “唉,‘货’取好没?”刘生偏头一看,是张芸。他一顿,望了眼窗外,迅速将怀里的东西塞进张芸的包里。

    “你妥善些放弃,这次去‘货’里面夹的有下个月的单子,你把单子给王老师。‘货’传给会里的学生看,交待全体学生都要妥善保管,传一遍后立马销毁。”

    刘生附在张芸耳边悄声悉数交待着,张芸收好包,对刘生笑了笑。“放心吧,都做了好几回了,你总像老妈妈一样担心这担心那。没事儿,我会安排好的。”

    刘生看她脸色有些惨白。“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入秋的小病而已,我娘这些天病又犯了,吃药要钱,我做了份工,估计是累着了,没什么大碍的……”

    “怎么上课了,你俩还在站在,快去座位上坐好!”张芸还未说完,就被门口站的贾警卫一嗓子吼断。两人一惊,迅速回到座位上,皆是一身冷汗。

    能不害怕吗,那么重要的东西还在张芸包里呢。

    贾警卫巡视一圈瞬间安静的教室,走了。刘生闷在胸腔里的一口气终于吐出。他看了眼窗外艳阳高照的天,又喝了口牛奶。

    看,这事也不是太难嘛。

    〈二〉

    刘生没想到这次“货”传得那么快,昨儿上午去才拿回来,今天早晨来就有学生传给他。刘生用纸包住那物,塞进书包最底处。

    “等到放堂回家再看吧。”刘生想。

    好像抱着某种念想等时间流逝时,时间总会过得漫长,当刘生听到放堂铃声迫不及待冲出教室时,却被张芸叫住。“刘生!”

    刘生停住脚步。“怎么了?”

    “没……也没什么大事。呃——我把你作业簿弄丢了,对不起。”

    “唉,我还以为怎么着呢,没事儿?”

    “那我以后还犯错误了,你会原谅我吗?”

    “唉,会的会的,我先走了。”

    刘生转身,错过了身后张芸迟疑又不安的眼神,跑出教室。

    归家,刘生便迫不及待地拿出纸包的“货”,他小心翼翼撕开纸,露出“货”的面目——那是一本书。刘生拉了窗帘,便去汲取那带着不同色彩的知识。

    这是本带有插画的书,书里那封在岩石里的鱼,流向大海的河都让刘生喜欢的紧。尤其是“化石鱼”那页的旁白:

    把灯点在古代的岩石里,让它们去看看活着的鱼。

    刘生心里忽然就涌来一阵酸楚。为什么?为什么隔着浅浅的海湾就不能和大陆一样?为什么?为什么军队来了就不能看喜欢的书,学感兴趣的知识?他这条封在黑暗岩石里的鱼,什么时候才能解脱?

    刘生抬头看了眼书桌上的灯,照亮黑暗的灯,心里稍稍回温一点。所幸,他遇到了王丽娟老师。王老师同情学生们,想法子弄来了许多“违禁”图书来在班里传阅,后来人多了,就成了一个读书会。

    “这搞的像地下组织一样。”刘生苦笑着想。但他很快又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暂时去做条快活的鱼儿。夜已深,刘生窗前的那盏灯光在黑暗中尤为显眼,他已经细细读完一遍了,但目光却仍被带有“化石鱼”那页吸引,几乎是情有独钟。他想撕下保存,却又惦记会里规定未传阅完毕,不得损坏图书……

    意识挣扎之间,那页纸已经被扯下握在手中,刘生又后悔又有些小欣喜,他将书页整整齐齐压在书桌下枕着,做了个甜美的梦。

    梦里,那盏灯将黑暗照亮,刘生的身体不再僵硬,他终于冲出岩石,游向大海。

    〈三〉

    “插播一条紧急预报……嘶……嘶……由于天气影响……嘶……本市将迎来本月最强烈的阵雨……嘶……请……嘶……市民做好防范……嘶……准备……”

    刘生从柜子里拿出雨具,望了眼窗外。

    “明明昨儿天气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变这样了……”刘生不解地想。他收好雨具,出门将门口牛奶也收进书包,跑出巷子。

    下雨的话,新进的书是不能放在旧地点了,要换哪呢?

    刘生忧心忡忡想着,跑向学校。远处天空,即将登陆的、乌黑的雨云慢慢逼近,仿佛要将天空吞噬,仿佛那雨一下,就可颠倒世间万物……

    刘生又是踏着铃声跑进教室的。他迅速将书悄悄塞给下个顺位学生,然后坐在位子上等待上课。

    第一节是王老师的课。风敲击着窗户,窗外噪音掺杂着屋内的讲课声,刘生突然有些恍惚,讲台上王老师的声音有些失真。他习惯地扭头去看自己右后方的位置,哪儿没人。

    张芸没来上学。

    “嗒嗒,嗒嗒,嗒嗒……”脚步声在教室门前停下,是贾警卫。

    “王老师,你出来一下。”

    刘生看着窗外两人的嘴张张合合,并听不清他们说的什么,直到贾警卫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刘生才渐觉不安。

    “王老师,你见过这张书单吗?”

    “……”

    这暴雨,最终还是不期而至,倾盆而下,颠倒了万物。

    〈四〉

    阴暗潮湿的牢房,冰冷的镣铐。叼着烟的狱警数着号码,一一校队囚犯,待到要员来了之后,签字,画押,认罪。

    “吱呀。”铁门开了。

    “037号、038号、039号……快点!排好队跟着走!040号、041号……”

    审讯室里。

    “你们认罪吗?”

    学生们身体僵硬,柔软的肌肉好像都变为石块,沉重无比,那上面还套着手铐。死一般的沉默,拿着笔的男人挑眉,朝外做了个手势,几个壮汉得到指令,手持红泥,捏着学生们的手,一个个,强制画押。

    ……

    刘生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自从进来之后,整日就是签字,画押,认错。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有什么罪可以认。黎明前的夜最黑暗。刘生觉得自己又变回了那条封在岩石里的鱼——还带上了枷锁,沉重地压得他喘不过气。

    读书会里有告密者。他想。要不那张本应在王老师手中的书单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贾警卫那儿,而书单是自己亲手交给了张芸。

    张芸,张芸……为什么要这样?

    刘生痛苦的闭上眼睛。他不想去猜测这个平日温婉的女孩为何会做出如此决绝的事。读书会全体学生被抓,王老师不知下落,而他的阿娘也要受牵连——这都是他害的。

    滚烫的泪落下。

    可这又有什么办法?他真的是渴望去读书啊!他贪恋书带来的光明啊!他想冲破这黑暗啊!

    刘生艰难地翻出来衣服内袋里的那张纸,那张带有“化石鱼”插画的纸,颤颤巍巍地举起,就着狱中微弱的灯光,再次看了起来。

    “谁来为我点灯呢?”刘生苦笑。

    刘生,留生。即使在黑暗中,也要活下去,去找大海,去找光明。

铁窗外,报更的号子吹响。铁窗里,灯火熄灭。刘生靠着墙壁睡着了,手里紧急攥着,他的渴望。

    嘿,天亮了吗?

    今 世

    四月四,清明至。我和往年一样着一袭黑衣,捧着白菊去墓园,去看刘生。

    当年,那个老人再给我讲完他自己的故事后没多久,就永远闭上了眼睛——他甚至还未同我道别。

    我坐在墓碑前,轻轻抚摸他的照片。记忆从指尖涌动,渐渐充斥了整个身体。

    他说,那个告密的女孩是因为家中亲人患病在床,没钱医治,加上贾警卫的利诱,一时糊涂把书单给了他。

    他说,他违反了约定。他不狠她,但永远不会原谅她。因为这件事让许多人受到牵连,王老师在狱中去世,阿娘为这也落下病根。

    他说,那张偷偷撕下的书页,竟在那段黑暗时光成为支撑他活下去的力量,成为他的灯光,让他有勇气想他名字一样,留生。

    他说……

    剩下的就只有叹息。

    我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轻步走出墓园,眼里蒙着薄雾。这位老人,年轻时为追求知识的光明,在黑暗中摸索了半生寻找出路。暮年后,却将一身仇恨抖落,在被点亮的人生中逝去。

    这位老人,是我的爷爷。


    注:本文背景是在南京政府垮台,国民党败退台湾。反思战败原因,错误认为思想领域出了问题,于是全面整治,规范各阶层学的知识,说的话,并在各阶层安插眼线监视,发现任何“可疑”行为或“违禁”图书都会被举报。这个发生在台湾的思想文化整治运动,史称“白色恐怖”。


                                            ———————————————————————

                                                    作    者:高笑晗 高二(14)班

                                                    指导老师:司海龙